8/6 寫了柯市長入選Monocle市長足球隊中場隊員這篇文章,
從貼文到轉到粉絲團,接著在沒有被告知下貼到批踢踢,
然後記者去抄了ptt,再擴散到其他網路媒體。

首先表明:
第一、個人的確是支持柯市長。
第二、我並不想紅,只是沒有想到現在部份的新聞寫作墮落至此,是如此這般網路抄抄的方式進行「引用」。
第三、盡可能保持寫作的中立。整篇我只有一個考量,就是我拍了兩頁雜誌的照片,擔心版權的問題。
第四、本篇只是探究這則新聞資料的流(flow),正好讓我看清楚了現在臺灣媒體如何處理新聞點。

最初看到這篇 Monocle 的文章,
只是單純像以前看到梁朝偉的報導會剪下來
(當然,阿北是不能跟梁朝偉比啦XD),
然後興奮地拿去粉絲團分享一樣。
自己十分明瞭這篇文章有可能被大量分享,
所以對於這篇寫作也是小心翼翼,
怕搞砸了一個原本有趣且正面的文章。
因此放在桌上蘊釀了快一個月,
每天埋頭趕著研究案的期中報告。
八月六日一早,
朋友看著一位網友用Google Map做了臺北市的市政導覽。
接著突然轉頭跟我說,
「你不是支持柯文哲?你為他做了什麼?」
「我…(抓頭)我不是去投票就好了嗎?」
思考了一下,又打開了這本雜誌,
其實它或許真的沒什麼了不起,
不過就是230頁裡的兩頁罷了。
但是柯P在那插畫上的大頭的印象,真的很難抹去。
為什麼呢?
眾所皆知柯P那一坨大便的故事,
與風格品味一流又時尚的Monocle,
理應是搭不上線的(抓頭笑)。

「但他入選了,難道不好奇?」

短短只佔雜誌的兩頁,卻是一個小型精緻的策展型文章。
把十一位市長們的個性、背景和作為,
投射成不同的足球隊員角色,描繪得栩栩如生。
這篇monocle的文章並不長,單單閱讀它是很輕鬆有趣的,
但是真的要翻譯出原編輯文字背後的涵意,
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因為網路上的貼文,
有人拿其中的一兩個字去大作文章是常見的事。
尤其是現在政治敏感時期。
另外雖然我喜歡看世足賽,
但是我對足球隊英文的術語是陌生的。
為此自己大概花了三個小時仔細推敲編輯的用字,
同一個字有時候查了三到四個字典。
因此如果有記者懶惰用了Google翻譯,
我一看就知道了。
同時查了足球領域術語,
因為擔心同一個字在不同領域有不同的意義。
也Google了其他市長的歷史作為和政績。

「花了三個小時寫,某報記者半個小時就歸碗捧去了。」

有媒體詢問我消息來源嗎?也就是我本人嗎?
答案是:ZERO

—–更正,8/9下午才發現有陌生訊息被系統攔截—–
報橘、民報和ETToday新聞雲記者,曾以fb私訊方式嘗試聯絡我,但沒有聯絡上。

部份媒體沒有詢問過我本人,就用我的名字來引述,
我又不是什麼名人(翻白眼)。
這篇最大的新聞點是,
「柯文哲被英國風尚雜誌Monocle,
選為最佳市長足球超級巨星」
所以我的名字是最不該出現在新聞裡的。
文章裡面陳靜儀「說明」,陳靜儀「表示」…,
感覺好像真的有來採訪過我一樣(翻白眼)。

大學修過新聞學的我,
也知道記者應該要如何處理新聞來源。
個人認為最佳的處理方式應該是,
記者知道了有這篇雜誌報導,認為它具新聞點。
應該自己去找雜誌看原文並進行適當的翻譯,
做一遍以上我做過的事。
接著思考並嘗試透過與我不同的角度或切入點,
來寫這篇文章。
而不是如此懶惰地剪剪貼貼。
更專業的話,應該是去問該雜誌的編輯。

——再看看柯文哲回應後的報導——

「登英媒版面 柯P:台灣很多世界第一 國家排名算前面」、
「獲選英雜誌最棒市長 柯P:台灣在世界上本來就不是很差的國家」、
「英媒評選最佳市長被疑買榜 柯文哲回應了 !」、
「入選「全球最棒市長足球隊」遭疑買榜 柯文哲:有辦法買到英國就太厲害了」

然後回去看最開始被轉載到批踢踢上底下網友的留言,
全數的留言只有一個人開玩笑的說,
「政經(名嘴)又要來說柯買榜了。」
然後記者拿這一句玩笑話去問柯文哲,
說「雜誌怎麼會報到台北來,說您是不是在買榜?」
這記者的素質可見一般,拿這個來寫成標題的媒體,
到底是不是合格的無冕王。
大家眼睛也可以睜亮一點
(認清楚他們的臉,新聞畫面應該無法用無他相機)。

但也有論述是,「這樣的問題應該是由媒體管理階層與閱聽大眾共同造成的一種後果。(維基百科,2018)」

各位看倌,您說呢?

結論:現在有許多沒有新聞自律的無冕王,就是拿個人臉書的文章,剪剪貼貼;然後再剪貼「匿名網友」的留言,假裝採訪過正反意見。這不是墮落,什麼是墮落?好意思加冕自己?

*本文不點明是哪些媒體,想知道是哪些媒體,google 圖中的標題就知道了。